0

啟發。

ben_andrew-2

2015年給我最大啟發的人莫過於圖中右邊的哪位朋友(不,我不會順手把他變成華人或其他人)和 2013年在新加坡一起喝茶的左邊的哪位朋友。

左邊的那位朋友為人低調,我這裡就不表揚他了。其實右邊的那位朋友更低調;這位 MATRIX 三部曲, The Water Diviner, I, Frankenstein, Silent Hill 的監製/製片人不談電影時就像一位老爺子,一旦打開話匣子談電影時就猶如在你面前打開西方電影野史的書,非常精采。

也因為他讓我重新思考對說故事的思路和劇本創作的方法。

真的,今年將會更有趣。

0

怪咖。

右起:製片/監製,編劇,美術,美術指導,統籌

右起:製片/監製,編劇,美術,美術指導,統籌

三年前到新加坡約了一位朋友喝咖啡,閒聊間他和我分享了一個(只有三句話的)故事,然後他問我是不是很好。
我說可以。
他說,你先出一個腳本吧!

而後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們對故事背景、人物結構進行了大量的考研,劇本的修改和開發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
要命的是朋友又說,既然你曾經是音樂人,不如就拍個音樂劇吧!

於是一個工程浩大的片子隨後展開。

今年開機,我,很緊張。

0

恐嚇

「你不要以為我老了,就甚麼都不知道…」老人挨近說了這一句話,空氣裡腐爛的氣味變得濃郁,看來他的病情並沒有好轉,我稍微調整了坐姿,免得被他嗆到,那就有點尷尬了,「…其實我並不笨,你不要瞧不起我!」他繼續以長者的口吻說著。

我並不知道他到底想說甚麼,今年的暖冬加上剛才趕過來的奔跑讓我的額頭冒汗,他想必已經看到了一些甚麼,以為我真的怕了。

「你在外面做的事情,我都很清楚。」他口裡吐出這句話,語氣並不友善。

我繼續保持沈默。

「希望你記清楚今天的事情。」他說著,我的思緒早已飄離這房間,完全不懂他說這些話的意圖。

感覺上他是想恐嚇我吧?

但意義在哪裡呢?我想不到。

2016年1月13日/隨筆

0

於是,我快半百了。

站在陳老師和何老師的身旁越發提醒自己要注意身體的狀況了。

站在陳老師和何老師的身旁越發提醒自己要注意身體的狀況了。

突然有點明白父親的感受;原來慢慢變老這個概念是不存在的。裝在這越來越多問題的軀殼裡的自己並不覺得自己很老,雖然各種疼痛都在提醒自己早已過了保修期,但是想做的事情卻越來越多。

今年必須得完成手上的幾個項目,然後瘦身成功去嘎納。

嗯。

0

Design and Science

by Joichi Ito

First published on 01/12/16|Last Published on01/12/16

Can design advance science, and can science advance design?
On Professor Neri Oxman’s Krebs Cycle of Creativity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disciplines, design and science are opposite one another on the circle, and the output of one is not the input of the other as is often the case of engineering and design o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I believe that by making a “lens” and a fusion of design and science, we can fundamentally advance both. This connection includes both the science of design and the design of science, as well as the dynamic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se two activities.

One of the first words that I learned when I joined the Media Lab in 2011 was “antidisciplinary.” It was listed as a requirement in an ad seeking applicants for a new faculty position. Interdisciplinary work is when people from different disciplines work together. But antidisciplinary is something very different; it’s about working in spaces that simply do not fit into any existing academic discipline–a specific field of study with its own particular words, frameworks, and methods.
Continue reading

0

心跳

heart

作曲:カヨコ
原詞/原唱:LiSA
改編:胡祿豐/陳勰
填詞:胡祿豐/吳琤/陳勰(20141217 – 起草/20151223 – 終稿
編曲:胡祿豐/陳勰

鍵盤:陳勰/胡祿豐
MIDI 編輯/錄音/混音:胡祿豐

不會忘記那天遇見你 我曾經努力裝作不在意
你喚醒我塵封的記憶 人生總是充滿了驚喜
你不經意地走進我心裡 你怎麼不說一句話就回頭
Continue reading

0

六月懷胎

  

你說過一切會變得美好,
而明天過後還有個明天。
這六個月過了又六個月,
我們還真要沉淪多少年?

妳這穿金戴銀實在美好,
我們的價值已沒有明天。
這六個月過後還六個月,
我們卻還能沈默多少年?

六月懷胎懷的是甚麼鬼胎?
十面埋伏的戲碼已不痛快。
六月懷胎懷的是人禍天災。
願天從人願消滅妖魔鬼怪。

你說過一切會變得美好,
而明天過後還有個明天。
這六個月過了又六個月,
我們還真要沉淪多少年?

0

還沒過時的《我的少女時代》

B&W, CI, Design, Fashion, Jimmy+++Studio, Model, Shose, Snap Shot, Stage photo, Wedding photo

B&W, CI, Design, Fashion, Jimmy+++Studio, Model, Shose, Snap Shot, Stage photo, Wedding photo

從《那些年》開始十月一年一度到台北看臺灣的國民電影以來,除了方文山的《聽見下雨的聲音》以外幾乎沒有一部片子是令我失望的。134分鐘的少女時代也一樣幾乎毫無冷場地把故事說完。但問題就出在這裏…

毫無遺憾的人生還算是人生麼?

有關於電影的各種評論早已在臺灣各大媒體上鋪天蓋地地說了好幾輪,新台幣3.9億的票房也真心令人振奮,相信香港的票房也會一樣持續的燒下去,雖說故事裡主人翁的故事沒有遺憾,但片子裡的小瑕疵卻令人心疼;為甚麼同樣的配樂會多次出現?為甚麼同樣的讓大家以為男主會吻女主的梗要重複多次?為甚麼總是要用 Flashback 來解釋人物的心理戲?為甚麼要找那兩位演員來演長大後的男一和女一?

但無論如何,片子好看,歌曲好聽,可以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