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我的學生」

再過兩個月將是我在汕頭渡過的第八個年頭。跟我以往的工作相比,這將是我在職最久的一份正職:老師。

身為一個音樂人、創作人、編劇人、製作人甚至是製片人,我一直可以很明確得告訴自己一個作品是屬於自己的;哪怕是團體創作的電影,我也是能很清楚地知道作品裏面的某一部份暗藏了我的DNA。

那身為一名老師,我的作品是什麼呢?
Continue reading

0

有氣無力的缺口。

九把刀第二部搬上螢幕的文字作品《等。一個人。咖啡。》的主題曲終於上線。歌無疑是好聽的。哈林的演繹安安全全,卻也毫無懸念,跟九把刀/木村充利的前作《那些年…》 比起來,還是有點針刺到肉卻感覺不到疼痛的困惑。

是因為哈林的獨特唱腔帶走了歌曲本身可能有的驚喜麼?我們先聽聽歌…
Continue reading

0

寒北的煩惱。

寫歌,是兩個非常遙遠的字。

離開音樂圈,離開圈中的朋友,離開了當中的各種是與非。老實說感到最遺憾的是失去和愛好音樂的朋友們純粹談音樂的樂趣。來到汕頭這幾年忙著上課,拍片子,常牽涉音樂,卻從來沒有真正涉足音樂。

前些日子小朋友們製作的電影似乎需要一首主題曲,於是手癢下手寫歌… 結果一發不可收拾。
Continue reading

0

同人版古書堂事件帖。

話說過去一段日子一直在日本的書店裡看到一本叫《biblica 古書堂の事件手帖》的書,自問日文閱讀程度實在不夠去好好理解這本小說內容的原因下忍住沒有買日本版。不久前到臺北誠品書店時看到這本書出了中文版,歡天喜地地買了回家細讀。

必須說三上延的故事真的挺不錯,這類型淡淡的推理小說也真的不常見。除了同時有兩部漫畫連載以外,不久後發現日本電視台也把這個故事拍成了電視劇,這個故事想也知道很不錯的吧?

在等了一小段日子看了這部電視劇後,我覺得電視劇並沒有把書的味道拍出來…
Continue reading

2

所有目的地:香港仔。

昨天上午一位小朋友找了我和水母老師去看電影,她說了戲名(這部電影在大陸叫《人間 • 小團圓》– 很無釐頭,我懂)不知為甚麼,一路上竟然以為是去看那紅色小 Van 的電影(後來發現這電影在大陸不能上映)… 後知後覺地到了電影院才知道要看的是彭浩翔的香港仔。
Continue reading

0

重操舊業。

這兩天到上海、杭州走了一圈;除了為學生的實習事情忙意外,還順道吸收一下現今年輕人聽的音樂種類。

無它,今年同學們的畢業作品主題曲都找了我為他們譜曲。(老實說,紀錄片為甚麼還要原創曲?

於是這幾天都會忙著寫歌。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