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愛新聞

都是大家的自由。

  
好吧,

不是所有的人上街都是為了「倒首相」的,至少我不是,我相信我有很多朋友也不是,首相不是我選出來的,納吉是首相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選舉制度出了問題,倒首相是治標不治本的手段,我們要的是一個公平、乾淨的選舉制度,我們要的是在必要時有挺身而出,大聲說不的權利,我要的就這麼簡單罷了。

所以,我上街,請別標籤我為「倒首相」的人,我不是紅衛兵,「倒XX」這種事情不是我做的。

話雖如此,國慶過後臉書上出現了「我上街遊行了」的專業,彷彿有上街就臉上貼金的感覺,事實上去了如何,不去又如何?

很了不起麼?

當然,你要高調炫耀自己上過街是你的自由,但人家不上街也是他的自由。自由是雙向的,你打著愛國旗號指責沒去的人不愛國又何嘗不是打壓的一種?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切記。

一盤散沙

  
人民,本來就應該像一盤散沙,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道路,如果連人民都只有一個想法,目的,那這個世界無疑會變得很無趣。但正因為人民的一盤散沙很容易被有心人利用,造成社會各種亂象。

所以當人民決定團結一起做一件事情的時候,不要以為大家都會做同一件事,因為各有各的想法,是真的。

八月二十九日今天將會以甚麼方式開始,在八月三十日以甚麼方式結束,都是個未知數。在這變數是唯一定律的詭譎氛圍裡,我們能做的,就是隨自己心裡想做的事情去做。

世界上沒有毫無罩門的金鐘罩,如今罩門已破,大家就別客氣了。

Stay Safe.

肛交 II

很難想像這位在監牢裡被折磨了這麼久的硬漢還真能硬的起來。

本文已被審定為 18SX 限定博聞,由於博主想像力不比我們尊敬的部長大人們,想看更精彩的肛交內容,請翻看馬來西亞的報紙。

事先註明:大家,本文並非教你如何進行非正常性行為,要學這門技術的同學請找谷神幫忙。

要知道,在馬來西亞這個虛偽神聖的國家,口交和肛交都是只能做不能認的違法行為,因為根據神聖的書上說,性交是生育下一代的刻板行為,與夫妻間的魚水交融的歡愉感無關。

也就是說,共赴巫山雲雨後得到高潮是只是副產品,懷胎八月後生孩子為國家增添投票公民才是正道。

扯遠了。

話說肛交這種行為其實比口交複雜多了,如果你有偷偷地去看了一看這個網站或家裡珍藏的A片的話,你就會知道要好好地進行這違反自然的性行為其實事先要準備的東西蠻多的。

除了事主要有堅挺的能力以外,其中品質好的潤滑劑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元素。

胡某好幾年前見過安華本尊,那時,他到我們的錄影室接受訪談,我們的錄影室位於三樓,沒有昇降機,腰部不是很好的安華得先到二樓,稍息,再辛苦地爬上三樓。

老實說,腰對男人真的是很重要的。安華老兄真的能事嗎?

另外,不曉得那些聰明伶俐的 CSI 官員有沒有在受害人的體內發現的精液DNA 有沒有發現潤滑劑的存在呢?

因為沒有的話,是真的很痛的咯(我猜的,為了做個科學驗證,大家可以自己嘗試再留言跟我說)哪個賽夫是不是真的可以第二天若無其事地上班?

當然,如果他做慣了這碼子事,可能也是會不一樣的。

這次的肛交案看起來會比十年前的肛交案失色許多,因為大部份的續集都是不叫好也不叫座的。

「我的學生」

再過兩個月將是我在汕頭渡過的第八個年頭。跟我以往的工作相比,這將是我在職最久的一份正職:老師。

身為一個音樂人、創作人、編劇人、製作人甚至是製片人,我一直可以很明確得告訴自己一個作品是屬於自己的;哪怕是團體創作的電影,我也是能很清楚地知道作品裏面的某一部份暗藏了我的DNA。

那身為一名老師,我的作品是什麼呢?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學生」

空穴來風,傳媒風骨?

大前天旋風掃落葉一般的到臺北兜了一個白鴿轉;從落地到升空總共不到18個小時的來去匆匆,主要原因是為了在飛機上和友人談些事情,這位友人當年也是在飛機上採訪馬友友,其實在飛機上聊天挺不錯的。
Continue reading 空穴來風,傳媒風骨?

關於低俗,沒品味和leong。

作為內容創造人,要精準地拿捏成品的基調一向是個非常大的考驗 — 出口成髒的低俗黃冥紙利用他的低俗迅速佔領了一片小天地,後來還成了電影導演,一味低俗下去 — 反正他沒有甚麼損失,卻成就了一班腦殘粉在互聯網上的罵戰。

所以,如果真要低俗,就得一直低到谷底,這需要一點決心,不怕死的爛仔精神,還有很厚的臉皮。
Continue reading 關於低俗,沒品味和leong。

James Shoal 是我們的!

好吧。
先不管你的先輩有沒有被日本皇軍蹂躪造成你痛恨小日本。
再不管你是否覺得當年美國把釣魚島的主權讓給日本是對的還是錯的。

釣魚島屬於誰的不是我們這些馬來西亞人所能決定的。
但是 James Shoal 島是我們的這個簡單道理不用多說了吧?
Continue reading James Shoal 是我們的!

串謀

A:我想要你們干掉一个人。
B & C: 誰?
A:我想干掉 D。
B(伸手摟住 C):D?那個臭小子還想跟我搶女友~!
A:所以,你們同意了?
B & C(對望,堅定點頭):嗯。
A:那你們知道該怎麼做了?
B & C:嗯,那錢方面…

轉自 @南方都市报【俩男学生为争女友跳河示爱 其中一人溺亡】两个17岁少年同时喜欢班上一女孩。在女孩建议下,两人相继跳河表真心,其中一人被路人救起,另一个男孩小强(化名)却溺亡。事发后小强父母将女孩和另一男孩告上法庭,索赔50万余元。经北京通州法院调解,小强父母获赔7万余元。

《看微博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