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追夢,我們都變老了。

2011年,我到馬六甲試圖忽悠女神 Creamz 當我們的女一號。

五年前想要寫的故事是個非常輕鬆的白癡故事,當年大家都懷揣著夢想,要拍一部小片子把大家的故事紀錄在裡面。

五年後心裡的黑暗面變得無比龐大,輕鬆的白癡故事已經無法滿足變態的自己……

(待續……

八年 • 博客祭。

在今年的《大馬中文部落格祭》明顯小了很多的頒獎禮上,一直稱我師父但我甚麼也沒教過他的 Neo 說《年度博客》獎是頒給「自己人」的。老實說,這句話也可能是真的,畢竟在這很小的圈子裡,大家都是自己人。

今年這個「自己人獎」取消了,替而換之的,是增設的幾個特別獎,我們稱它們為《海外部落格獎》,跟《年度博客》獎一樣,這個獎是頒給海外推動部落格運動前進的人或組織,我們將這幾個獎頒了給幾個人和組織。
(more…)

月入三萬的茶杯風波。

其實,整個事情的開始,是一位友人在私聊的時候談到某人豪情萬丈地說自己想達到月入三萬的收入水平。

小可不才,努力工作多年後才發現這真的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於是便純學術性地在臉書上發出求教帖。
(more…)

『Sam 到底有沒有女朋友?』

相信這是一個盤旋在許多人腦海中的問題,作為胡某的博客重生帖的題目,應該是最適合不過的。

在可以預知的未來中如果沒有太大變化的話,這個帖將是我回應這個問題的標準答案。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