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愛音樂

Persecution of the Masses

 

要看打怪獸請看多年前的奧特曼電影,現在的新英雄主義電影承載的東西往往比畫面還多。

去年看了一部政治災難電影,雖然馬來西亞的政治也像一部災難電影,但日本的這部災難電影講的是哥斯拉這個大塊頭給政治家們帶來的災難性問題,片子挺好看的 — 雖然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對白太多,不像一般的怪獸戲,但我覺得電影想表達的並不是打怪獸層次的東西 — 要看打怪獸請看多年前的奧特曼電影,現在的新英雄主義電影承載的東西往往比畫面還多,這從 Dunkirk,甚至是 Wonder Woman 的片子中可以看到導演的企圖;有些觀眾喜歡,有些觀眾會痛恨,但這些都不能阻止電影成為後世人持續觀看的經典之作。

說遠了。

隔了將近一年後,在電視上看到作曲家鷺巣詩郎在日本和東京愛樂團的一場演奏會,開場作品是一首叫《Persecution of the Masses (1172)/上陸》的曲目,從字面上解釋, Persecution of the Masses 是指《對群眾的壓迫》這是電影《哥斯拉》的配樂,但曲目名稱卻充滿政治的挑釁味道,鋼琴重複著幾個音符的序章,隨即管弦樂團的加入,澎湃的音樂真心令人震撼。但我知道我家電視機的音響系統並不是聽這個曲目的最佳方式。

二話不說,從 iTunes 上買了這32首曲目的音樂專輯,在清晨3點半的時候公放這個音樂專輯估計不是一個很好的主意,退而求其次,先拿耳機來解解癮吧!(題外話:或許大家都知道我現在已經是個沒有購買慾的人了,但是在這些慾望還沒有奇跡般地消退之前,我買了不下20個不同類型的耳機,猶豫了一下,決定用自帶DAC的AKG耳機來「試牒」……

錄音棚版《對群眾的壓迫》的 Prologue 是哥斯拉經典電影的吼叫聲,聽起來有點爆表的感覺,老實說我當時有點後悔花了¥2,400買這專輯,真的有點後悔。但隨即薄弱的鋼琴 motif 響起,就像無助的人們的呼救聲,大提琴接續下去,並像流水般洩向四面八方的小提琴音符有起雞皮疙瘩的感動。

樂曲沒聽完,我決定趕緊睡覺,早上起來在家裡的監聽系統好好聽這個專輯。

(一夜無夢 — 其實有啦,但真心忘了夢到甚麼。)

早上起來,手機上購買的專輯已安安穩穩地被自動下載到電腦上的 iTunes Music Library,先玩個《鼓童》讓揚聲器們鬆鬆筋骨後便點開這張專輯,坐下來好好聽音樂了。

透過我的外置數字模擬轉換器+SPL Surround Monitor Controller+Genelecs(必須重申這些都是我購買慾還沒有奇跡般消失之前買的東西)監聽系統,Persecution of the Masses 在我的眼前上映。

開篇的吼叫聲沒有爆表,是我的耳機無法承受低頻的無力掙扎,這錄音真心好啊!它沒有 Hans Zimmer 的那種美式精準,卻有著很日本人錄製古典樂的典雅感。我一面聽著樂章一面打著這幾行字,渾身的血液沸騰,合唱團的男低音和低音提琴綑綁在一塊,突如其來的敲擊,這真的是一個無以倫比的佳作啊!

5分24秒的樂曲絲毫沒有尿點,法國號和第二提琴在狂風暴雨中的中段穩定地毫不遲疑地歌頌著曲子的 Motif,在似乎雜亂的世界裡堅定地指引著前方,狂暴但寧靜,令我想起 Their Finest 電影的配樂人 Rachel Portman 的作品,意味深長的挑釁中展現創作人背後的思考 — 音樂在服務者畫面時還能自成一格地獨立敘事…… 鋼琴一直重複的 Motif 在弦樂的 counter melody 襯托下說了一個比電影畫面還精彩的故事。

啊不行了,我要靜靜聽音樂了。

note to self: 以後要更注意鷺巣詩郎這個名字。

買音樂跟購買慾無關,這是對創作的尊重。

音樂工作室 V3

1987年左右,我把新加坡家裡的儲物間改成自己的音樂工作室,狹小的空間裡利用錄影機的抽風扇降溫,那時候用的是一台 Roland W30 Workstation,接上我的第一台 Atari 電腦,簡陋的器材做著自己覺得很 high 的事情,那時候,我在儲物間的門上掛了一個小牌子:【音樂工作室】

2007年開始在汕頭大學為學生們做音樂,家裡的器材也跟著多了起來 — 人有太多興趣真的不是甚麼好事 — 於是我家裡除了攝影攝像器材以外,音響和製作器材也慢慢地多了起來。這算是第二版本的音樂工作室吧?(微信地標說我家是個「充滿愛與正義的汕頭配樂中心」

2017年,整整30年後,我醞釀著把東西都搬回吉隆坡家裡,這時候,我的設備當然不是當年的 W30 這麼簡單,而去年在網上不小心看到 Hans Zimmer 家裡的佈局,給了我一個不大不小的打擊。好吧,玩音樂的人家裡都應該是長這個樣子的吧?於是去年便開始設計家裡的裝修,就算做不出 Hans Zimmer 的音樂,自己玩也得玩得 High 一些。

到時候再邀請各路音樂圈的朋友到我家裡 jam 吧?

怪咖。

右起:製片/監製,編劇,美術,美術指導,統籌
右起:製片/監製,編劇,美術,美術指導,統籌

三年前到新加坡約了一位朋友喝咖啡,閒聊間他和我分享了一個(只有三句話的)故事,然後他問我是不是很好。
我說可以。
他說,你先出一個腳本吧!

而後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們對故事背景、人物結構進行了大量的考研,劇本的修改和開發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
要命的是朋友又說,既然你曾經是音樂人,不如就拍個音樂劇吧!

於是一個工程浩大的片子隨後展開。

今年開機,我,很緊張。

心跳

heart

作曲:カヨコ
原詞/原唱:LiSA
改編:胡祿豐/陳勰
填詞:胡祿豐/吳琤/陳勰(20141217 – 起草/20151223 – 終稿
編曲:胡祿豐/陳勰

鍵盤:陳勰/胡祿豐
MIDI 編輯/錄音/混音:胡祿豐

不會忘記那天遇見你 我曾經努力裝作不在意
你喚醒我塵封的記憶 人生總是充滿了驚喜
你不經意地走進我心裡 你怎麼不說一句話就回頭
Continue reading 心跳

One More Thing… 蘋果音樂的軟實力。

今天清晨,當蘋果首席執行官天屈介紹著愛爾蘭天團U2出場之際,我原以為直播應該就到此為止,因為音樂地域播放版權的關係,蘋果的直播一向都沒有把最後的表演包含進去,所以當蘋果開始直播U2的現場表演的時候,我的腦子裡面一閃而過的想法,是這才是是次蘋果發佈會的 One More Thing。
Continue reading One More Thing… 蘋果音樂的軟實力。

有氣無力的缺口。

九把刀第二部搬上螢幕的文字作品《等。一個人。咖啡。》的主題曲終於上線。歌無疑是好聽的。哈林的演繹安安全全,卻也毫無懸念,跟九把刀/木村充利的前作《那些年…》 比起來,還是有點針刺到肉卻感覺不到疼痛的困惑。

是因為哈林的獨特唱腔帶走了歌曲本身可能有的驚喜麼?我們先聽聽歌…
Continue reading 有氣無力的缺口。

寒北的煩惱。

寫歌,是兩個非常遙遠的字。

離開音樂圈,離開圈中的朋友,離開了當中的各種是與非。老實說感到最遺憾的是失去和愛好音樂的朋友們純粹談音樂的樂趣。來到汕頭這幾年忙著上課,拍片子,常牽涉音樂,卻從來沒有真正涉足音樂。

前些日子小朋友們製作的電影似乎需要一首主題曲,於是手癢下手寫歌… 結果一發不可收拾。
Continue reading 寒北的煩惱。

重操舊業。

這兩天到上海、杭州走了一圈;除了為學生的實習事情忙意外,還順道吸收一下現今年輕人聽的音樂種類。

無它,今年同學們的畢業作品主題曲都找了我為他們譜曲。(老實說,紀錄片為甚麼還要原創曲?

於是這幾天都會忙著寫歌。
Continue reading 重操舊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