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光製片手記(2 Location Scouting

這是一個說走就走的旅途,我們仨人為了一部電影來到日本東北,腦裡充滿了片子的影像。

這是一個說走就走的旅途,我們仨人為了一部電影來到日本東北,腦裡充滿了片子的影像。

一如我們時間上的安排,製片和導演們在夏季都聚集在日本一起往東北進發。這部片子的劇本從四年前開始構思以來改了無數個小版本和好幾個大版本,唯一沒有改的,是片子裡出現的日本的場景。

我們為了能夠好好地把這段故事拍好,有必要到實地勘景。同時也可能讓導演感受到實景的環境而帶出一些啟發。

隔代師兄弟為了一部電影努力。

隔代師兄弟為了一部電影努力。

功銘和仕培是師兄弟,看著這兩位故事人從開始東京/紐約/汕頭三地不停地來回電話討論劇本的各種碰撞到今天終於有個為說好一個故事共同努力的共識,覺得這兩年的磨合非常值得。

大師裝逼,其實也可以。

大師裝逼,其實也可以。

一路上休息的時間並不多,我們為了省錢,三人開了一個雙人房,一大清早趕新幹線,能用腳走的一定不搭車,雖然吃的一點也沒有省,但是其它的花費都儘量減低,這是一個挺不錯的感受。

這群年輕人不會讓你看到他們眼中的焦慮,他們老是那麼拼搏,那麼積極,很是鼓舞人心。

這群年輕人不會讓你看到他們眼中的焦慮,他們老是那麼拼搏,那麼積極,很是鼓舞人心。

我們在日本的攝製團隊都很年輕的說。

————— 我是裝逼分割線 —————

其實我只是想試試我的 90mm Elmarit 而已。

其實我只是想試試我的 90mm Elmarit 而已。

五年災|五年情。

五年災|五年情

五年災|五年情

五年前地震的那一刻,我人在廣州,各方朋友打電話/微博/短訊通知我有關日本發生地震時,我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慌張地打電話給胡嫂,她對我說了一句話:『這裡很安全,你不要過來。』而這句話堅定了我想方設法飛東京的決心。

爾後到福島、仙台、石卷、女川這些災區去拍照才親眼看到這場災難的嚴重性。五年來我沒有間斷地回到同樣的地方,走同樣的路,拍了五年不同景色的照片。

日本東北是政棍們想忘記、政治家不願放棄的地方。

在日本的媒體朋友們。

在日本的媒體朋友們。

五週年紀念前一天,機緣巧合讓我們一群媒體朋友們集合在一起喝酒聊天。我們談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天我們都在在幹甚麼,我分享了我的故事,但畢竟我在地震當天並不在現場,唯有一直擔心卻無法做任何事情的無力感。

這也許是我後來一直關注這個地方的發展的原因。相比之下,Jason Gatewood 這位生錯地方的美國人的故事更加驚心動魄。

Jason Gatewood

Jason Gatewood

Jason 是個美國人,但在他黝黑的皮膚下有著一個日本人的心在跳動。

「我寫了一封公開信,希望有關當局能關注我們這些遇到災難並沒有選擇離開的所謂『外人』在日本的貢獻。」他靈活地用筷子夾了菜,邊喝啤酒邊說,「地震後的那幾天,能走的外國同事們都走了。」

嗯。其實當時李嘉誠基金會的同事也曾勸我儘快把胡嫂接走,但是她堅決不走,「我走了,還有誰會幫助我們?」她的語氣堅定,我知道她當時已經受不了每天只能吃方便麵的日子,「我是日本人,我當然會留在這裡。」

我覺得這就是日本人可愛的地方:倔強、固執、不會忘記往生者,也不會放棄夥伴們。

今年重回石卷,日本人的重建工程中盡顯他們的斷離捨精神:海嘯所到之處的一大片土地不再發展為住宅區,所有主要設施往後遷移,五年前建設原本只打算使用兩年的臨時住宅區竟然都因照料得好而依舊可以使用,「但是我們都要搬離這裡了,」石卷發展中心的外國負責人跟我說。

「我們不能讓人忘記東北,」一位年輕的醫生朋友對我說,「所以我們必須做得更多!」今年的她將代表自民黨出征選戰。

五年災,讓我看到了堅守這片土地的人對她的情,令人感動。

新年。

看罷紅白,把票投了給白組。胡嫂說要到山上的神社去參拜,把自己包裹成一個肉粽後便和她一起出發了。

娘家在奈良市外的一個小鎮,這裏非常的安靜,這還是我們第一次在新年的午夜十二時走出來,遠處寺院傳來的鐘聲在空氣中懸浮著。沒有霓虹燈,沒有喧囂的倒數,沒有歡快的笑聲,走向山上的神社途中遇到認識的或不認識的人,我們都會輕聲跟對方說聲新年的賀詞。

這就是日本人最原始的新年。

山上的神社的規模變得越來越大,胡嫂說這可能是附近多了很多年輕人的關係吧?

神明需要信眾的供奉才會壯大。

腐敗的政府也得有愚昧人民的支持才能肆虐,身為基督徒的我也在神社內默默地祈禱,無他,馬來西亞的人不自救,就只好試試求外來神明勢力解決了。

離開神社時鐘聲不再。

新的一年已開始。

希望家鄉的47%能長點智慧。國家的天災人禍不斷,渺小如我無能為力,希望明天如歌,會變得更好。

分岔路。

今天起來一早決定按之前的計劃到日本東北部的石卷去拍照。石卷離東京其實不是很遠,但311以後很多鐵路都廢棄了,所以沒有直達班車,要轉兩趟車才能抵達。

也就是說,如果你要去石卷的話,你就得走這樣的路線:
(東京站)–新幹線 94分鐘–>(仙台站)–東北本線 40分鐘–>(小牛田站)–石卷線 40分鐘–>(石卷)
加上等車的時間就得花大概194分鐘,單程路費總共要12,480円。日本電車系統發達,這194分鐘是很精準的。
(more…)

教養。

電車裏,兩個人冷眼看著一位母親想儘方法哄著無理鬧彆扭的小男生。

A(忍不住)悄悄說:是我的話,我會醒他兩巴。
B(點頭)也悄悄說:這才是我的老公。
(more…)

香水

第一次在窗台上拍跟器材無關的照片。有點奇怪的感覺。

第一次在窗台上拍跟器材無關的照片。有點奇怪的感覺。

日前外出打包晚餐回家給胡嫂,在玄關脫鞋時聞到一陣香味。

沒理會這一陣幽香的我忙著把熱騰騰的咖喱拿進顯得不尋常地安靜的屋子裡。

二話不說跑回玄關左側的洗澡間,打開門後果然發現胡嫂蹲在角落裡偷偷地在玩 Plants vs Zombies。

是的,這是她第三次用家裡的玩具在床上蓋上被子偽裝成一個人的模樣來「嚇」我了。

她竟然還把 iPad mini 禁音,以防我找到她。

『那你是怎麼知道的?』她問。

『因為妳身上的香味。』我答。

哎~

女人。

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明天就要離開日本回學校開課了。現在開始思考五週年要搞點甚麼新意思會太早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