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北的煩惱。

寫歌,是兩個非常遙遠的字。

離開音樂圈,離開圈中的朋友,離開了當中的各種是與非。老實說感到最遺憾的是失去和愛好音樂的朋友們純粹談音樂的樂趣。來到汕頭這幾年忙著上課,拍片子,常牽涉音樂,卻從來沒有真正涉足音樂。

前些日子小朋友們製作的電影似乎需要一首主題曲,於是手癢下手寫歌… 結果一發不可收拾。

《寒北的煩惱》的歌名似乎為很多人帶來困擾,但是我執意不改 — 電影音樂的歌名一向有點奇怪,這首歌的歌名已經算是很正常了。

Anyway, 因為這首歌的緣故,我才又跟音樂圈內的朋友結緣,我把新歌所有的版權都交了給洪瑞業老師的版權公司處理。我真的在逐步復出麼?

哎~ 往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清,現在,聽歌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