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的奇幻歷險記。

『給你兩個選擇,你比較喜歡聽一個充滿波折、冒險和刺激情節的故事,還是一個平淡無奇的真相呢?』

這是李安《少年派》裏面的一句對白。

《殭屍》同樣說了兩個故事,身為觀眾的你比較相信劇中的錢小豪被退隱道士救活後捨命把養小鬼的廟祝和深信丈夫會七天回魂而千方百計煉出來的殭屍消滅還是相信原來這都是真實中的他在自殺身亡前一閃而過的執念?

導演麥浚龍和演員錢小豪講戲。
導演麥浚龍和演員錢小豪講戲。

無論如何,這部電影中梅姨和冬叔之間的愛情,孿生姐妹之間的親情,阿友和他父親之間的父子情結,楊鳳和小白之間的母子情,還有阿豪和他妻子兒子之間的糾結,都實實在在地打動了我。

於是在恐怖美學發揮到淋漓盡致,真實和虛幻在錢小豪一入屋村後便再也沒有離開的同時,《殭屍》更讓我看到導演在利用這香港獨有的 genre film 跟大家說這人世間錯綜複雜的關係故事。

聽說馬來西亞版並沒有給你這兩個故事的選擇,這有點可惜,但我覺得如果你是一個相信愛情、親情、友情的人,你都比較會願意選擇相信第一個故事,因為有愛,這電影中的《殭屍》才會被煉成。

因為有愛。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