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餅。

胡嫂沒有吃月餅的習慣,我一直希望能在東京跟她一起分享這月餅的滋味。於是若干年前托一位朋友帶月餅到東京,還在東京請了他吃一頓晚飯,結果,友人說沒買,請吃飯,就當我盡地主之誼吧。

求人,不如求己。

mooncake

今年特意從汕頭搭大巴到廈門轉渡輪到金門再乘搭飛機到臺北的新東陽買了港式月餅,雙黃蓮蓉,過程曲折,但誠意十足,切開了給胡嫂吃,她說太甜,我卻吃得開心。

畢竟一了心願是一件多麼令人興奮的事情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