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看罷紅白,把票投了給白組。胡嫂說要到山上的神社去參拜,把自己包裹成一個肉粽後便和她一起出發了。

娘家在奈良市外的一個小鎮,這裏非常的安靜,這還是我們第一次在新年的午夜十二時走出來,遠處寺院傳來的鐘聲在空氣中懸浮著。沒有霓虹燈,沒有喧囂的倒數,沒有歡快的笑聲,走向山上的神社途中遇到認識的或不認識的人,我們都會輕聲跟對方說聲新年的賀詞。

這就是日本人最原始的新年。

山上的神社的規模變得越來越大,胡嫂說這可能是附近多了很多年輕人的關係吧?

神明需要信眾的供奉才會壯大。

腐敗的政府也得有愚昧人民的支持才能肆虐,身為基督徒的我也在神社內默默地祈禱,無他,馬來西亞的人不自救,就只好試試求外來神明勢力解決了。

離開神社時鐘聲不再。

新的一年已開始。

希望家鄉的47%能長點智慧。國家的天災人禍不斷,渺小如我無能為力,希望明天如歌,會變得更好。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