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像攝影。

這幾年的元旦都在日本渡過,跟胡嫂和她家人一起看紅白歌唱比賽,喝清酒,還有慶新年。幾年來我們都會去胡嫂外公外婆那裏吃晚飯,當然免不了為他們拍照片。

去年外公過世時遺照就指定了我為他拍的照片。對死亡有不同覺悟的日本人來說,這對我的攝影術算是一種承認,我知道後難免傷感;他生前是個好人,無奈病魔來得快,我原本打算帶台中畫幅的攝影機為他好好拍照,來不及賦予行動便逝去。

今年沒有例外,我們一家人到外婆家吃晚飯,牆上掛著我為外公拍的照片,胡嫂一家人對著照片說話,就像外公還在的日子一樣。飯後閒聊時外婆突然要我好好地為她拍照。手上的M9裝上的是35八枚玉,不是拍人像的鏡頭,但看她一臉認真,我也沒有推搪,很認真地為她拍了照片。

攝影的意義,有時候超脫時間,看破生死。我知道這是她對我的信任,在器材不足的情況下拍攝真有點對不起她。希望在寒假期間能再找她拍照,帶著攝影人對被攝者的敬意再為她拍好照片。

這樣,才對得起自己的攝影術。

2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