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災|五年情。

五年災|五年情

五年災|五年情

五年前地震的那一刻,我人在廣州,各方朋友打電話/微博/短訊通知我有關日本發生地震時,我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慌張地打電話給胡嫂,她對我說了一句話:『這裡很安全,你不要過來。』而這句話堅定了我想方設法飛東京的決心。

爾後到福島、仙台、石卷、女川這些災區去拍照才親眼看到這場災難的嚴重性。五年來我沒有間斷地回到同樣的地方,走同樣的路,拍了五年不同景色的照片。

日本東北是政棍們想忘記、政治家不願放棄的地方。

在日本的媒體朋友們。

在日本的媒體朋友們。

五週年紀念前一天,機緣巧合讓我們一群媒體朋友們集合在一起喝酒聊天。我們談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天我們都在在幹甚麼,我分享了我的故事,但畢竟我在地震當天並不在現場,唯有一直擔心卻無法做任何事情的無力感。

這也許是我後來一直關注這個地方的發展的原因。相比之下,Jason Gatewood 這位生錯地方的美國人的故事更加驚心動魄。

Jason Gatewood

Jason Gatewood

Jason 是個美國人,但在他黝黑的皮膚下有著一個日本人的心在跳動。

「我寫了一封公開信,希望有關當局能關注我們這些遇到災難並沒有選擇離開的所謂『外人』在日本的貢獻。」他靈活地用筷子夾了菜,邊喝啤酒邊說,「地震後的那幾天,能走的外國同事們都走了。」

嗯。其實當時李嘉誠基金會的同事也曾勸我儘快把胡嫂接走,但是她堅決不走,「我走了,還有誰會幫助我們?」她的語氣堅定,我知道她當時已經受不了每天只能吃方便麵的日子,「我是日本人,我當然會留在這裡。」

我覺得這就是日本人可愛的地方:倔強、固執、不會忘記往生者,也不會放棄夥伴們。

今年重回石卷,日本人的重建工程中盡顯他們的斷離捨精神:海嘯所到之處的一大片土地不再發展為住宅區,所有主要設施往後遷移,五年前建設原本只打算使用兩年的臨時住宅區竟然都因照料得好而依舊可以使用,「但是我們都要搬離這裡了,」石卷發展中心的外國負責人跟我說。

「我們不能讓人忘記東北,」一位年輕的醫生朋友對我說,「所以我們必須做得更多!」今年的她將代表自民黨出征選戰。

五年災,讓我看到了堅守這片土地的人對她的情,令人感動。

2 Comment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