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光製片手記(2 Location Scouting

這是一個說走就走的旅途,我們仨人為了一部電影來到日本東北,腦裡充滿了片子的影像。
這是一個說走就走的旅途,我們仨人為了一部電影來到日本東北,腦裡充滿了片子的影像。

一如我們時間上的安排,製片和導演們在夏季都聚集在日本一起往東北進發。這部片子的劇本從四年前開始構思以來改了無數個小版本和好幾個大版本,唯一沒有改的,是片子裡出現的日本的場景。

我們為了能夠好好地把這段故事拍好,有必要到實地勘景。同時也可能讓導演感受到實景的環境而帶出一些啟發。

隔代師兄弟為了一部電影努力。
隔代師兄弟為了一部電影努力。

功銘和仕培是師兄弟,看著這兩位故事人從開始東京/紐約/汕頭三地不停地來回電話討論劇本的各種碰撞到今天終於有個為說好一個故事共同努力的共識,覺得這兩年的磨合非常值得。

大師裝逼,其實也可以。
大師裝逼,其實也可以。

一路上休息的時間並不多,我們為了省錢,三人開了一個雙人房,一大清早趕新幹線,能用腳走的一定不搭車,雖然吃的一點也沒有省,但是其它的花費都儘量減低,這是一個挺不錯的感受。

這群年輕人不會讓你看到他們眼中的焦慮,他們老是那麼拼搏,那麼積極,很是鼓舞人心。
這群年輕人不會讓你看到他們眼中的焦慮,他們老是那麼拼搏,那麼積極,很是鼓舞人心。

我們在日本的攝製團隊都很年輕的說。

————— 我是裝逼分割線 —————

其實我只是想試試我的 90mm Elmarit 而已。
其實我只是想試試我的 90mm Elmarit 而已。

One thought on “小時光製片手記(2 Location Scouting”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