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們。

舞台上有位英國籍的傳媒人,新加坡籍投資人,中國籍編劇,澳洲籍監製和馬來西亞籍製片人,請問我們共同製作的電影算是那一國的電影?

舞台上有位英國籍的傳媒人,新加坡籍投資人,中國籍編劇,澳洲籍監製和馬來西亞籍製片人,請問我們共同製作的電影算是那一國的電影?

我想製作過任何內容產品的人都清楚知道,一個創意產品不是一個人所能製造出來的 — 哪怕你是一名攝影師,把照片拍好了以後出版成書牽涉到的人事和物是多麼的繁雜,所以我談到自己的工作時喜歡用「我們」為單位。

「我們」這兩個字裡面包含了不同國籍、性取向、語言、創意能力、功能、職別、政治立場、道德底線等等不同的因素,我們甚至可能是互不認識的個體,而當我們拋棄這所有的不同之處共同完成一個創意項目時,這個成品,是值得我們共同感到驕傲的。

電影製作的世界裡可能更能體現這種 diversity(多元化)的性質。

冰島 Saga Films 的老闆 Ragnar, 是 Christopher Nolan 導演在冰島的製片人,Interstellar 的 credit list 上可以見到他。

冰島 Saga Films 的老闆 Ragnar, 是 Christopher Nolan 導演在冰島的製片人,Interstellar 的 credit list 上可以見到他。

就拿我們最近開發的一部片子為例:這是一位新加坡籍的朋友和我共同監製的片子,我的執行製片是位中國籍的小朋友,聯合製片是來自冰島的大咖,音樂總監是位中文說得不是很好,卻在台灣拿過金馬獎的朋友,樂師可能是一群保加利亞人,填詞人是位馬來西亞才子,歌手來自五湖四海,拍攝地有冰島中國日本,美術指導是位怡保人,分鏡圖畫師是在日本曾為宮崎駿作畫的巴生人,估計我們正式開拍時,這項目牽涉到的人和各種細節會更加多元,我們的項目基本上就是一個聯合國。

那請問這部片子算是哪一國的片子?

為甚麼我們不能以一部片子的敘事和藝術水平來決定它的品質而要以一部片子用甚麼語言來為這影片定一個「國籍」?

在馬來西亞一個這麼困難的市場堅持搞國產片/本地創作還真不容易,創作人們其實心裡都清楚,創作不是用膚色語言來區分好壞的,大家都在非常低的成本下艱苦奮鬥,為的是能製作出令自己驕傲的作品。

所以這次電影人們同聲譴責語言歧視/種族分化的馬來西亞電影節制度時,我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創作圈子裡是一個很多元的世界,我們的共同語言是創意,我們是一個群體。

難道說滿嘴流利國語的人會比一個國語說得不溜的人更愛國?
不玩 Pokemon Go 的人會比玩 Pokemon Go 的人聰明?
真的是這樣麼?

不見得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