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


這些年來媽媽一直對我小學時代寫的一篇作文耿耿於懷;我那篇作文的開頭是這樣子寫的:「我有一個胖得像圓桶一樣的媽媽⋯⋯」
當時辭彙有限,不懂得用些「圓潤」「豐滿」之類的詞句來潤飾那所有女人都憎恨的事實。童言無忌大概也就是這個意思。

當年我的母親是個典型的望子成龍的虎媽媽,我童年記憶中的媽媽都是拿著藤鞭的,成績不好或做了甚麼壞事都會狠狠地給我的大小腿留下各種烙印,當年穿短褲上學的我並沒有甚麼尊嚴,她認為這樣子會讓我害怕被羞辱而努力學習。

小時候練鋼琴,媽媽會守在旁邊監督,所以我的音樂根基是她像成龍電影裡面的師傅教徒弟一樣打好的。每個週末早上她一定會帶我們姐弟仨到星光戲院看電影,當年瓊瑤的所有電影都是媽媽帶著我們去看的,爸爸喜歡武打片,所以很少跟我們一起看秦漢林青霞談情說愛。

我們家裡不是那種把愛掛在嘴邊的人,很多話都是用嚷的方式來傳達,自從十幾年前她大病一場過後,我確認她恢復正常的方法是看她罵人是否中氣十足。但之後她就變得很瘦,不便於行卻還很喜歡到處走,健康狀況也變得很差。

去中國工作後很少見到媽媽,結婚後我分身兩地,吉隆坡東京兩頭跑,近兩年她的人生目的是要我和胡嫂早日生孩子。這件事可能要過一段時間才能解決。

我的母親昨天晚上在吃過飯後睡著了以後就沒有再醒來了。

4 thoughts on “我的母親”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