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作。

jerry-2016

再過幾天,就是母親去世一百天了,我在汕頭忙忙碌碌地過了三個月,有幾個晚上半夜似乎聽到她的聲音爬起來,才想起她已經不在了。

這三個月裡在剪片室、錄音室、實驗室、課室之間來回跑,同時兼顧三部片子的後製、另三部片子的開發,和三部片子的前期製作加上各種管理的工作讓我在清醒時不斷地奮戰,是我應付悲傷的方法。

十一月的結束後意味著每個項目逐步進入製作的工序,會更忙了。

要振作啊!

1 Comment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