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伏妖篇》:你真的懂周星驰和徐克的“破执”?

這幾天看到很多人對賀歲片的各種吐槽,有些很膚淺地說這些都是爛片。

我是抱著複雜的心情看徐克的《西遊》,這跟我幾天前看了《三少爺的劍》有關,某影評人說《三少》好看,結果事實證明我的品味還沒有影評人的高,《三少》真的非常不好看(還不至於爛,只是不好看)。

《西遊》的特效令我想起周星馳的《百變星君》那種天馬行空的變化,裡面有徐克的創意,更有周星馳的無厘頭。

解讀電影,需要視覺語言的素養,跟品味沒太多關係。我想說的還有許多,但今天不小心看到這篇文章跟自己的思路很接近,這裡推薦給大家。


原文連結:伊姐看电影

“可是,我只是个凡人啊。”
并没有经书,也没有最后结尾

xiyou-1

《西游伏妖篇》凌晨终于公映了。导演徐克说:《西游伏妖篇》,是讲述一个“驯兽师”带着三个“杀人犯”去取经的故事。这句话,是从上一部《西游降魔篇》的情节里而来的。

在《西游降魔篇》里,沙僧原型是鱼妖,它的前世救了孩子却被村民误认为人贩,活活打死抛尸河中,他气不过,带怨念回来报复,发誓吃掉所有孩子。到了《西游伏妖篇》,沙僧造型惊悚,脾气巨大,动辄想鼓动同门,杀掉师傅。

他执着的关键词是愤怒。

xiyou-3

在《西游降魔篇》里,猪八戒原型是猪妖,他的前世叫做猪刚鬣,生得跟猪一样丑,却对媳妇痴情,无奈媳妇与花样美男通奸,并把他用耙钉打死,他的魂魄伤心欲绝,自此决定要杀掉世上所有爱慕美男的女人。到了《西游伏妖篇》,八戒对美色的痴迷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满脸油妆让人惊骇,无时不刻涂脂抹粉,情欲一旦喷薄就失控,对皮相迷恋到了可悲程度。

他执着的关键词是怨念。

xiyou-4

在《西游降魔篇》里,黄渤饰演的悟空心狠手辣,使阴谋利用玄奘冲出五指山,出来后却拔光玄奘的头发,在他面前将段小姐活活打死。到了《西游伏妖篇》里,唐僧一唱《一生所爱》,悟空就会当众跳舞。他每日幻想拔唐僧的舌头;趁唐僧失声不能唱歌控制他,企图干掉他;杀起村民停不了手。

他的关键词是残暴。

xiyou-6

最有意思的是,这一次,唐僧也并不完美,他没什么实际本事,却总想虚张声势;无法信任他人,关键时刻总依赖他人;被赋予责任,却怀疑自己的能力。所谓《西游伏妖篇》,伏的是外界的妖,但师徒四人内心的妖,何尝不是要驯化的本质?

吴承恩《西游记》的结尾,唐僧取回了无字的经书。

周星驰和徐克版《西游伏妖篇》的开头,终到天竺的吴亦凡饰演的唐僧,因被如来授予“终生成就奖”沾沾自喜,可是光环奖杯好像是电动的,很快就短路了,他从梦里惊醒。

xiyou-7

吴承恩的《西游记》,表面是看一路打怪的炫目,其实是内心破执的史诗。

但它太宏伟,让人炫目。

从1994年到现在,周星驰花了那么多年,连同他的失败和伟大,用现代人更懂的语言,那些无厘头、搞笑、夸张和爱情包裹这个糖,一步一步,教你去拆。

从来就没有什么经书,故事也不会有结局,过程就是所有的觉悟。

徐克说,别端着,谁没有原罪?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徐克就对《西游记》念念不忘,其间还特意从非洲买来一只猴子喂养。2005年参加戛纳电影节,他就表示此生不拍《西游记》死不瞑目。此间,还一度传出徐老怪想拍一部动画版的《西游记》,解解馋瘾。所以,这一部《西游伏妖篇》,并不完全属于周星驰,更大意义来说,他属于徐克。

徐克是中国特效界的斯蒂芬伯格,不仅在于他的迷恋,更在于他的创新。《西游伏妖篇》第一部先导预告片里,最撩人的就是徐克告诉周星驰,这部电影没有特效,周星驰一脸崩溃反问:“不可能吧。”

xiyou--8

走出电影院,我负责任地说,这部电影的特效横扫99%的国产电影,把同期其他贺岁档秒得渣都不剩。

看这个猴脸,徐克为了它的嘴巴变化幅度,就研发了一整套程序。

我看的是IMAX 3D版,几次打斗场面,我下意识躲闪,感到碎渣几乎刺入脸部皮肤。

但是,我更关注的,是作为导演的徐克,到底体现了他自己内心深处,怎样的对西游记的理解?

徐克导演的《青蛇》,是我内心电影TOP榜单的前十。

在所有改编都探讨青蛇和白蛇的原罪的时候,93年版本的《青蛇》,徐克安排青蛇和法海海中斗法,隐喻法海无法抗拒情欲的诱惑,羞恼成怒,才水漫金山;

在电影的结尾,法海逼许仙入佛门,青蛇问他:“你为了劝一个人,淹死全村的人,这是不是你的执,是不是你的错?”

徐克的心里,对执着,一直有别样的感悟和反思。

了解香港电影史的人都知道,徐克和前妻施南生双珠合璧,为60年代香港电影黄金时期,添上浓墨重彩一笔。

没有这位香港寰亚电影公司副总裁的前妻的成全和辅佐,根本没有徐克的“用电影做实验”,没有徐克怪才的被放肆和被成全。

两个人1978年相识、1996年在美国结婚,2014年承认离婚,30多年情路到头。

但两个人至今仍然搭档,绝口不提分手原因,只默契地紧密合作。

徐克一次接受采访说:“我们依然相爱,只是收工,不再进一扇家门。”

大家都知道,在香港电影圈,施南生私下外号叫做“武则天”。

2014年,徐克拍《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李冰冰饰演的宫女在将死之际,问刘嘉玲饰演的武则天,“你有没有真的爱过一个人,用生命去爱?”武则天含泪说,“有,但代价很大。”宫女问:“值不值得?”武则天笑着说“值得”。

那部电影的监制,是施南生。当时我在影院的黑暗里倍感震动,也许在他们心里,所谓爱,已经超越了尘世束缚,身份定义,真正经历过一切后,他们内心才懂的,彼此的自由和自我。

所谓破执,不是没有了爱恨,而是,这份爱恨,我不挣扎,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于是,在这部徐克导演、周星驰和施南生共同监制的《西游伏妖篇》里,唐僧真实地动了凡心。

在纠结之后,他决意要去找让他心动的女儿国的宫女,皇上说:可是,她已经跟我行男女之事。

唐僧回答,我不介意啊。

佛说,有过痛苦,才知道众生真正的痛苦;有过执着,才能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

但徐克笔下的唐僧回答—— “我只是个凡人。”

全文在這裡

Also read...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