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闹天竺》拍成这样,说明导演还是有门槛的

跟往年不一樣,我今年因公逗留在中國,獨自過農曆年,小朋友們到我家裡拉我出去看了一些賀歲片。

今年賀歲片的頭日票房比去年增長了 30% 左右(16年年初一全國票房 6.4億,17年年初一全國票房超過8億),對中國的電影人來說是個喜憂參半的信息,這主要的原因是 2016年 的電影票房並沒有預期中高,但是以喜劇為主打的賀歲檔卻出現了票房增長。

我個人倒是很擔心今年會出現一面倒的喜劇電影。雖然去年遇到的投資人都表示喜劇有票房,風險比較低,但是如果電影院裡放映的都是喜劇的話,也會有點尷尬。而去年製片人圈子裡最大的槽點(就是敢怒敢言但無可奈何的哪種)就是高漲的演員費用和演員荒。

但依我的觀察,這裡除了缺乏好演員意外,也嚴重缺乏好導演。昨天訂閱的公眾號上看到了這段文字深深令我認同:

当下国内电影市场好,钱多项目少,拍电影确实容易,这两年已经见识了各种跨行做导演的事。其实导演嘛,有什么难的,只要团队配置得好,各部门都给你准备上,只是喊个开麦啦,再喊个卡,照样可以当导演。

只不过,那样的导演,就很难有好作品了。

這裡摘錄這文章的一個部份跟大家分享,好電影需要好故事,好劇本,好導演,好演員,好攝影 等等…… 其實也真不是那麼容易。

 

 

《大闹天竺》拍成这样,说明导演还是有门槛的

2017-01-30 桃桃淘电影

昨天看完《大闹天竺》,周围的观众甚至还没有等到四位主创演唱片尾曲,就已经急急忙离场了。只有我一个人与两位打扫卫生的大妈一起坚持看完了黄渤的彩蛋,以及最后那些拍摄的穿帮花絮。

实际上,看到那些穿帮视频,我倒是有些同情王宝强,感觉确实不容易,一边导一边演,是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而且,你能看出来,他在现场还是很拼,很努力的。

只可惜,拍电影不是扛大包,没办法按力气计件。不是说你有多努力,付出多少心血,你的电影就一定能好看。而不管春节档如何争吵不休,《大闹天竺》却始终在几个片子里评分垫底,坐定了这个档期最差,估计也很难翻身了。

不光豆瓣,就算猫眼,同样是本片最低,这就更能说明问题了。这片确实很差劲,方方面面的差劲除了投资大点,挤到了春节档,其实没有任何值得说的地方。国内每年都有N部这样的烂喜剧,估计你们看都看不到,只不过这部投资大些罢了。

前阵子看直播,正好在放《大闹天竺》的发布会,先是大老板在台上一通洗脑,然后请上导演宝强,读了一封信,讲了讲他的初心与电影梦。语气很真诚,也提到了导演梦。我相信,那都是他的心里话。

只可惜,愿望是美好的,但导演还真不是谁都能当,也不是谁都能当得好。它可能还需要点天赋,需要点悟性,需要点……

当下国内电影市场好,钱多项目少,拍电影确实容易,这两年已经见识了各种跨行做导演的事。其实导演嘛,有什么难的,只要团队配置得好,各部门都给你准备上,只是喊个开麦啦,再喊个卡,照样可以当导演。

只不过,那样的导演,就很难有好作品了。

……(省略數百字

很多时候,角色做的事情未必是必要的,而做了之后,对他们的目标也没什么影响,那设计这些环节又有什么用呢?

电影展示出的更像是创作者的恶趣味,就好像那两个智障一样的杀手,放屁辣眼睛这种烂梗,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所谓笑点。也许,主创是想将笑点下沉到更边缘的市县吧。坦白说,以我看这么久的快手经验,这里很多笑话,都不如那些农村小孩拍的自制搞笑视频有趣,虽然人家那东西粗糙,起码还是有设计过的。

王宝强是个很有喜感的演员,也确实出演过不少让人印象深刻的喜剧角色,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能拍好喜剧。起码从这一部,你能感觉到,他对喜剧的理解还是装疯卖傻哈哈哈的东西。

当然,难以理解的还有西游梗,这真是全片特别莫名其妙的一个地方。甚至在最后,还专门请到了六小龄童客串,这估计也只是在帮导演自己还愿吧,其实没有任何用处。

总之,《大闹天竺》基本就是当下这个畸形电影市场的畸形产物,急功近利与赶快捞钱的心态,让那些原本还未准备好当导演,或者并不适合当导演的人,被一群谎言与忽悠架起来,成了导演,也就有了一部又一部烂片。

暂时,应该还没有尽头。

全文在這裡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