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一小搞,十年一大搞。

胡某 在和 Andrew 瞎掰。

之前在 Facebook 上寫到我跟 7 這個字有些許緣份(碰巧我也收藏了好幾台 7字號的攝影機)– 67年出世,77年準備去新加坡(79年正式上課)87年聯合創辦新加坡國內音樂學會,97年在美國採訪了喬布斯,也見證了香港回歸的歷史,07年聯合創辦大馬中文部落格祭並在汕頭大學開創融合媒體實驗室,17年協辦 TIFAF觀潮(Teoswa International Film & Arts Festival),十年一大搞,三年一小搞的小事就不說了。

今年農曆年沒回日本,沒回吉隆坡,孤伶伶一個人留在汕頭忙,所幸在汕頭結交了一些朋友,他們帶了刺身到我家一起渡過除夕夜,還一起去看了徐克周星馳的《西遊伏妖篇》年初一晚上文學院的小朋友吳琤到我家弄晚餐,其實也並不會太寂寞。

留在汕頭的主要原因是為了在年初五舉辦的《觀潮影展》擔任顧問和交流環節的主講人之一。策劃小朋友OK君問我這活動的英文名該怎麼叫,我建議使用 TIFAF (Teoswa International Film & Arts Festival),中文名還是沿用觀潮兩個字,這跟十年前我為《大馬中文部落格祭》起名時引發的各種輿論相比顯得有點平靜。

所有作品都受到相同的尊重,所有的主創都有相同的表達機會。

四部片子,有陳冠丞《香樟橋》、蔡杰《歸省》、林爾浩《城》和吳博平《勝嵐的秘密花園》作為第一屆影展,所有入門票在一天內搶光,成功吸引到三百多位觀眾到場興風作浪的感覺是非常的好的。

當然,這也是有在地媒體,贊助人和各種自願者的協助下,活動得以順利進行,老實說有點感動,這跟我們十年前搞部落格祭的感受是一樣興奮的。

胡某和環球音樂的沈丹陽一起談電影音樂。

接下去的十年,將是充滿未知的十年,但我依舊會依循三年一小搞,十年一大搞的精神繼續興風作浪下去。

希望我的一些小搞作能帶起一個地方的電影文化工業。

(此乃今年的小心願。

Also read...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