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擇日常。

最近終於嚐到被製片人追劇本的滋味了。前幾個星期和梅森先生提起我最後還是忍不住動筆寫劇本時,他滿滿的鼓勵說我應該多寫一點,然而創意便秘說來就來,那邊廂微信、語音、留言的各種管道催真的令我同情起以前被我催到天涯海角的編劇們。

為了這個劇本我隨著故事主角走了一遍故事裡的大部份場景,歷史的真實,人物生死的取捨,英雄還是懦夫的行為,對故事人物的成長,感情的推動,反覆推敲,反覆改動。務必把故事說好。

寫歌詞跟寫劇本不一樣,前者濃縮一輩子的感情進入三幾分鐘的短句裡,後者需要把看得見看不見聽到聽不到的所有細節在腦海裡演練上千遍,各種人物關係前因後果的交織會在你醒著做夢時,癱瘓後不停地折騰著你,直到你把第一稿交出去。雖然說劇本至少還有五次以上的改版,相信到我終於拿出手時,已經是第十版了吧?

希望電影院的版本離初版不遠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