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胡某

媒體人。攝影人。電影人。撰稿人。博客。

恭禧發財!

一如往常,我們選擇了去一個「比較遠」的地方拍攝這個新年視頻,由於天氣有點冷,我們這些屬於熱帶生活的兩個人決定這次不去會下雪的地方… 幾經考慮以後我們決定去東京最大的唐人街,横浜市中華街拍攝… 結果… 還是下雨了…
Continue reading 恭禧發財!

索尼2013年的最後驚喜。

在 BIC CAMERA 閒逛時不小心看到索尼的這一台傻瓜相機:全程 2.8 大光圈,5倍變焦蔡司鏡頭,手感超好,應該有的功能都有的攝影機真的不容易找到。

決定了,稍後會在《攝遊玩家》介紹這攝影機。
Continue reading 索尼2013年的最後驚喜。

『Sam 到底有沒有女朋友?』

相信這是一個盤旋在許多人腦海中的問題,作為胡某的博客重生帖的題目,應該是最適合不過的。

在可以預知的未來中如果沒有太大變化的話,這個帖將是我回應這個問題的標準答案。
Continue reading 『Sam 到底有沒有女朋友?』

殭屍的奇幻歷險記。

『給你兩個選擇,你比較喜歡聽一個充滿波折、冒險和刺激情節的故事,還是一個平淡無奇的真相呢?』

這是李安《少年派》裏面的一句對白。

《殭屍》同樣說了兩個故事,身為觀眾的你比較相信劇中的錢小豪被退隱道士救活後捨命把養小鬼的廟祝和深信丈夫會七天回魂而千方百計煉出來的殭屍消滅還是相信原來這都是真實中的他在自殺身亡前一閃而過的執念?
Continue reading 殭屍的奇幻歷險記。

香水

第一次在窗台上拍跟器材無關的照片。有點奇怪的感覺。
第一次在窗台上拍跟器材無關的照片。有點奇怪的感覺。

日前外出打包晚餐回家給胡嫂,在玄關脫鞋時聞到一陣香味。

沒理會這一陣幽香的我忙著把熱騰騰的咖喱拿進顯得不尋常地安靜的屋子裡。

二話不說跑回玄關左側的洗澡間,打開門後果然發現胡嫂蹲在角落裡偷偷地在玩 Plants vs Zombies。

是的,這是她第三次用家裡的玩具在床上蓋上被子偽裝成一個人的模樣來「嚇」我了。

她竟然還把 iPad mini 禁音,以防我找到她。

『那你是怎麼知道的?』她問。

『因為妳身上的香味。』我答。

哎~

女人。

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明天就要離開日本回學校開課了。現在開始思考五週年要搞點甚麼新意思會太早麼?)

串謀

A:我想要你們干掉一个人。
B & C: 誰?
A:我想干掉 D。
B(伸手摟住 C):D?那個臭小子還想跟我搶女友~!
A:所以,你們同意了?
B & C(對望,堅定點頭):嗯。
A:那你們知道該怎麼做了?
B & C:嗯,那錢方面…

轉自 @南方都市报【俩男学生为争女友跳河示爱 其中一人溺亡】两个17岁少年同时喜欢班上一女孩。在女孩建议下,两人相继跳河表真心,其中一人被路人救起,另一个男孩小强(化名)却溺亡。事发后小强父母将女孩和另一男孩告上法庭,索赔50万余元。经北京通州法院调解,小强父母获赔7万余元。

《看微博有感》

寫在第五年的前頭。

台北吹水。

暑假回汕頭之前,去了新加坡參加培華小學八零年代畢業生的三十年同學會。在長途巴士上回憶起小學的那段日子,心中忐忑着這次在新加坡可能會遇到的朋友,記得當年紀念冊上所有的承諾都沒有兌現,甚麼永遠的朋友的話,都在各自畢業後的多姿多彩中失去有聯繫。

那些年,我是老師眼中的壞孩子;不修邊幅,英語說得不好,不服從老師的命令,不合群等,使到當年的我被罰洗那學校後面千年腥臭的廁所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

在大人的眼裡,他們永遠不會明白一個從來沒有自己燙熨過衣服而獨自到外地唸書的孩子如何能夠每天整整齊齊地上學,馬來西亞的英語教育沒有新加坡的好,我深受其害;老師的話不一定要聽是我老爸教我的,而一個外人在一群把你當作是外人的世界裡,合群,可能嗎?

十二歲的我,於是和一群成績不怎樣的孩子混在一起,還為他們搞了補習班(根據我飽閱武俠小說的經驗,壞孩子的成績一定不能差,才有當壞小孩的資格。)在攝影機和音樂的陪同下,渡過了我的小學時光。

當然,還有她。

她漂亮,人見人愛,皮膚總是白白的,很討老師的喜愛。

然而上帝是真的公平的,一個近乎完美的女孩唱歌卻真的不怎麼樣。

她是我的相反面,我學鋼琴,她學古箏,我讀理,她學文,我唸建築,她去了英國學法律。

畢業時我們約定了一定要選讀姊妹校,我為了這個目標廢寢忘食地努力戰鬥,結果終於以不錯的成績進了不是人讀的公教中學。

(梁文福、柯思仁、李顯龍都是我的校友喔~)

中學那些年,我們都會在回家的路上相遇,她喜歡坐在公交車後排算過來的第三排座位看書,我卻躲在最後的一排顛簸着呆望。

我覺得一個男子漢必需要有奮鬥的目標,哪怕奮鬥的原因是為了兒女私情也真的無所謂。

當年沒有表白的概念,只記得曾經對她說:“如果沒人要妳的話,請記得我。”

後來,她談戀愛了。

為此,我開始寫歌,終日沈迷在音樂中。

直到知道她失戀後,我跟她聊了好久,明白了有些女孩只能成為你的朋友的道理。

那時候,我的身邊有一群玩音樂的朋友;蔡榮祖、陳奇瑛、柯貴民… 我們參加了一個又一個的演出,讀書的東西不是最重要的,音樂是我們的全部。

轉眼十年,榮祖出了唱片,貴民成了編曲家,其他的都各自忙著成名、成家去了,而我,選擇了平凡,成了一名記者。

比較想不到的事情,是後來我認識了另一群人;幽子、水母老師、愷、鈧凱、書本、船夫、彥彥、靖嵐、Rachel、茉莉、鎮耀、阿甘…

他們有才情,文筆很好,有的音樂玩得非常好,有的唱歌很好,有的很瘋,有的很令你哭笑不得,但是他們都很真。

五年來的曖昧,有的成了家,有的出了國,有的在為自己的愛情煩惱,有的為前途糾結,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大家部落格的字裡行間中將大家聯繫在一起,並在SS2的吹水大會中發酵。

我們每一年的活動中都不免有些摩擦,但是這些年來,我們學會了選擇原諒和理解來面對之間的矛盾。

很希望在若干年後我們也搞個《大馬部落》三十年同學會,閒話家常。

那時候,我應該很老了,於是我得趁記憶猶新的時候,寫下這段文字。

寫給你們,我的朋友們。

那一夜,我們一起看過的電影。

taipei-cinema

開心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明天早上,我們即將離開臺北,不想回酒店的我們決定看一部電影。

士林夜市中有一家老電影院,是我覺得最適合看這部戲的戲院;放映員是看更的,也是顧票房的老伯伯。整個戲院裡祇有我們四個人,我們選好自己最好的位置後,便開始放映了。

不想說太多有關電影的情節,祇想說人生真的就如九把刀寫的一樣,完美的事情總需要一點遺憾。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是你今年唯一不能錯過的電影。

日本雅虎和軟體銀行的先知先覺。

這是舊聞了。但是在 2006 年的第一天,且讓我們回顧網絡的重大事件:網際網絡終於成為主流媒體的廣播平台。在去年十二月二十日,日本雅虎和軟體銀行(Softbank)宣佈他們將利用網際網絡推廣映像節目。當天,雅虎推出了一個 Video Portal 以推廣超過十萬部錄影短片。

Softbank 總裁昌義 村在記者會上說,他們有信心網羅超過四億名觀眾。

隨著寬頻服務日漸通行,下載電影已不再是大學生們躲在宿舍裡幹的專利了。

南波杏:AV 女優進軍 Video Podcast
南波杏:AV 女優進軍 Video Podcast

再說,蘋果,Creative Labs,iRiver 等公司推出的新產品都已經在為這新的媒體鋪平道路。可能不諳日語的「外人」不會收看日本的節目,但是隨著這概念的流行,其他語文的節目也就很快面世了。

君不見 ABC,Disney Channel NBC,Sci Fi Channel 和 USA Networks 都已先後出現在蘋果 iTunes 的欄目上,而雅虎和孤狗都推出了 Video Services,所以我們還在等甚麼呢?

2006年,就讓我們成為這後電視時代的見證人罷!

source: Crisscross
南波杏出處:loso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