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Naguib Razak

談談亞洲演員。

亞洲演員的冬季……

上個月和一位做電影資金操盤的朋友在 Mont Kiara 一個很難停車的小區會面。說起這位朋友有點特別:我們同樣是馬來西亞人,在過去十年間都是在日本夏天在新宿的某個咖啡廳見面的;我們在馬來西亞基本無法找到可以聊天的時間,或地點,他跟我差不多一樣,娶了日籍太太,先從事紀錄片製作後投入劇情片製作,現在主要在做幕後很複雜的工作,他的名字甚至可能不會在電影中出現,但是他的工作卻無比的重要。

我們十五年前合作後再無機會合作,奇怪的是,我也從來沒有問他有沒有興趣看看我正在開發的故事。

又說遠了。

話說我在路邊等了他一陣子後,他拿著自己的咖啡杯出現,據他說現在的咖啡店沖泡的咖啡水和咖啡的比例不合他的口味,所以他帶了自己的杯子,自己按比例沖調自己想喝的咖啡,這就是對生活有要求吧?雖然已經沒有購買慾的我對生活也是很有要求的,比如說,鮮菇汁豬腸粉就一定要吃桂和園豬腸粉,河粉就一定要去安記,生抽一定要用蘭花牌,馬蹄酥的話就一定要在怡保買,雖然在金寶買也是一樣,但是感覺總是怪怪的。但是咖啡…… 我還是比較喜歡舊街場現沖的咖啡烏冰 — 絕不妥協。看著這位朋友小心翼翼地調味時,我已經把一杯不知所謂的甚麼blended冰沙喝掉大半…

還是說遠了吧?

我們寒喧一番後說起現在中國演員的出場費有些許高的問題,也談到西方電影中東方面孔的出場和中國投資西方電影的邏輯,談了很多,他也說了很多他的意見,我們為了馬來西亞適不適合成為區域電影人的搖籃爭辯了近半個小時 — 我認為我們可以在馬來西亞建立一個服務亞太地區地區的電影學院,提供最優質的映像敘事課程,提煉最好的導演人才,他卻覺得馬來西亞沒有這種創作氛圍,意識形態的影響,和市場單一的窘狀,我們無法生產大製作作品,因為我們沒有這個格局。

在某種程度上,我是同意他的說法的,馬來西亞的華語片子上網,有二十幾萬人次觀影就已經在慶祝了,但是在中國,過了兩百萬觀影人次還可能是少的。當然,會有人說市場不同,不能這麼算,但是製作費用並不會因為你做小眾的作品而變得低的,我們花了三年開發的音樂電影的製作預算一直攀高,因為何國傑先生要做最好的音樂,這也是很多項目進度很慢的原因。所以,我們拍的電影到底是給誰看的?

給全世界的人看的電影應該是怎樣的?

我們的話題轉回演員的問題:出場費高的演員未必有演技。

我們的話題轉回演員的問題:出場費高的演員未必有演技。在中國的製片成本大部份給了演員,好萊塢是這樣子的麼?於是我的這位大腕朋友露出了他的大腕本色,說了一些他錯失投資良機的成功案例。

他說:「如果我知道《你的名字》會大賣的話,我當時就不會把新海誠交過來的策劃書晾在一旁了。」

當然,我知道他肯定在看了策劃書以後做了一番調研才跟新海誠導演說不的。

他接著說:「有誰會知道這片子會大賣呢?它沒有巨星加持,沒有特效,沒有大公司撐腰…… 但是這部電影全世界都看懂了。」

他認為我們現在亟需的不是編劇人才,不是導演主創班底,而是表演人才,「我們需要更好的亞洲演員!」他稍微激動地跟我說。

為了安撫他,我說好萊塢有不少亞洲演員啊!如章子怡,楊紫瓊(咳)等等…

But None Of Them Can Carry A Deep Character.

他說。(好吧,我和他是用英語交談的。

他接著說了一段辛酸故事……

2017年真人版 Ghost In The Shell 原本是要找一位日本/亞洲演員擔任片子裡的女主角。

「製片人找了我和我的合夥人在亞洲尋找一個合適的演員,我們需要一個能打,有身材,內斂,沈穩,有深層表達能力,又有國際市場的亞洲女演員,」他說,「我們找了很久,結果,放棄了。」

於是,我們就看到了 Scarlett Johansson 演的上校在大銀幕上出現,於是很多人會覺得很突兀,哪怕這部電影其實拍得還真心不錯。

今天我在面子書上寫了圖中的這句話,「老實說,我不管電影中有否白色,黃色,棕色或是黑色的面孔;只要求故事敘訴誠懇到位。」因為有些人會很介意一部電影有沒有黑人白人,卻忘了電影在說故事,一個好的故事是沒有種族藩籬的,這是我堅信的事。

話又說遠了。

我們聊到最後並沒有得出結果,我們下一次的會面可能要等到明年八月了,希望到那時候,亞洲能出現數十年前震撼世界的現象級演員。

這,也可能是個奢想吧?